叔叔是大馬首富郭鶴年 中國「最富有」汽車工程院士 不做富二代 放棄繼承億萬家產

2022-09-25     司馬懿     反饋

01家世 先上三張照片: 1

叔叔是大馬首富郭鶴年 中國「最富有」汽車工程院士 不做富二代 放棄繼承億萬家產

2

叔叔是大馬首富郭鶴年 中國「最富有」汽車工程院士 不做富二代 放棄繼承億萬家產

3

叔叔是大馬首富郭鶴年 中國「最富有」汽車工程院士 不做富二代 放棄繼承億萬家產

這三位男人是不是長得很像,一樣的國字臉,高鼻樑,圓下巴,單眼皮,小眼睛,眉宇間透露著孔武、幹練、成熟、大成。 長得像很正常,不像才怪呢,先說說他們的名字,第一位郭孔丞,第二位郭孔豐,第三位郭孔輝;按照國人取名的習慣,名字中的第二個字肯定是「輩份」排名的字,因此這三位肯定有某種關聯,是的,他們可是郭家堂兄弟,同一個曾祖父,一家親。 說起他們郭家人,可牛著呢! 就像圖片里的簡易文字介紹的一樣:

郭孔豐,金龍魚的老闆,2020年,以210億元人民幣財富名列《2020胡潤全球富豪榜》第903位。 郭孔丞,香格里拉酒店的老闆,現任嘉里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、嘉里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; 郭孔輝,國家工程院院士、教授。 這三位堂兄弟,可都是各自領域裡大佬中的大佬,但他們家族還有更厲害的,今有郭鶴年,古有郭子儀,就是唐朝名將的那位。

叔叔是大馬首富郭鶴年 中國「最富有」汽車工程院士 不做富二代 放棄繼承億萬家產

福州郭宅村郭家祠堂 郭子儀的後代幾經輾轉,遷移到福州高蓋山腳下、白湖河邊的風水寶地居住(世人稱呼此地為郭宅),世代繁衍,人丁興旺,到如今的「孔」字輩,已超過40代了。此地的歷代郭家人,利用當地的有利條件,以竹編為生。

19世紀初,郭孔輝的爺爺郭欽榮(兄弟6人,排行第四)隻身一人下南洋謀生,事業小成後,先後將除大哥外的4個兄弟帶至南洋一起發展;在以郭欽鑒、郭鶴年父子為首的眾郭氏子弟們的努力下,經過數十年的打拚,郭氏家族成為了馬來西亞首富,龐大的產業遍及全球;領頭人郭鶴年,常年位居世界富豪榜前列。 1920年,郭欽榮回福州老家郭宅,蓋了別墅「心遠廬」(可見小編前2期的文章),捐建了郭宅中心小學的校舍。不過,他因早年勞累過度,導致身體不好,便回國養病,把生意交給他的弟弟(郭鶴年的父親)等人打理。郭欽榮後來英年早逝。郭鶴年是郭孔輝的堂叔,在他手上郭家的生意規模快速成長起來,郭欽榮的長子郭鶴璟(郭孔輝爺爺)和三子郭鶴韜成了郭鶴年生意場上的左膀右臂,個個身家豪富。 02 青少年時光 前頭,說的這一大堆只是個背景介紹,接下來講述的是本文主人公郭孔輝的傳奇故事。 郭孔輝是中國知識分子中的脊樑代表,是國人的驕傲。他的自甘貧苦、勇於奉獻的報國精神,在物慾橫流、金錢至上的當今社會猶顯珍貴。

郭孔輝的父親郭鶴璟,出生在馬來亞,長大後,回國與郭孔輝的母親結婚。1935年7月,郭欽榮之孫、郭鶴年的堂侄郭孔輝出生於郭宅心遠廬,隨後父母又給他添了兩個弟弟。 有了三個男丁後,他父親又回馬來西亞忙事業去了。抗日戰爭爆發後不久,父親就與國內失去了聯繫。直到抗戰勝利後,才回到國內,接著,又生了一個女兒。 郭孔輝和3個弟妹們的童年、少年時期都在心遠廬度過,在祖父捐建的郭宅小學學習,因此對這裡的一草一木、屋前房後等情景再也熟悉不過了。

叔叔是大馬首富郭鶴年 中國「最富有」汽車工程院士 不做富二代 放棄繼承億萬家產

郭孔輝自幼聰明好動,小學還曾跳過級上了初中後,他常愛搞惡作劇,膽敢把畫貼到老師背上,引得大家哄堂大笑。那時他偏科嚴重,特別是數學成績很差,好在他先後遇到了兩位好老師,對他循循善誘,引導他要胸有大志,不做紈絝子弟,應該有家國理想。 郭孔輝聽進去了,立志長大後要當一名為祖國做貢獻的科學家;從此他刻苦學習,成績優異。

解放後不久,郭孔輝的父親又出國了;隨後,母親也帶著妹妹投奔父親,留下三兄弟在國內繼續上學,接受中式教育。 03 4年大學,4個學校 1953年,郭孔輝憑藉優異成績考入清華大學的航空專業;入學第二年,該專業併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學;讀到大三時,有一天晚上,學校通知他和另外幾位同學轉學,原因是他們的海外關係。無奈之下,郭孔輝轉到了華中科技大學汽車拖拉機系;沒多久,該系併入長春汽車拖拉機學院(吉林工業大學前身)。 郭孔輝大學四年念了4個學校,由學航空變為學汽車,也正是因為這不太平常的大學經歷,使他得以和汽車結緣,從而也為以後誕生我國的首位汽車院士埋下了伏筆。 讀大學時,郭孔輝的學業一直十分優秀,他天生具有科研特質,能沉下心來專心致志做研究;大三做畢業設計時,郭孔輝發現前蘇聯院士書中的公式與自己推導出的結論有很大差別,於是懷疑院士的公式有錯,後來學校的另一位力學教授也得出了同樣的結論,證明了他的正確性。

這個發現讓郭孔輝很興奮,他對科研著迷,深深沉醉其中,從未感到過枯燥乏味。 04 嶄露頭角,不做「富二代」 1956年,郭孔輝大學畢業,被分配到一機部北京汽車拖拉機研究所工作。 1958年,研究所一分為二,他又隨新的汽車研究所來到長春,並在在這塊黑土地上紮根,一直從事汽車懸架設計與振動研究。 20世紀60年代初,郭孔輝父母從馬來西亞回國,勸郭孔輝說:父親年齡大了,身體又不好,有高血壓、糖尿病 ,作為長子,應該和他們一起出去,繼承家產,發展家族事業。

但郭孔輝覺得他既然從事了研究,就得做出點成果出來,一口拒絕了父母的請求。在文革開始前,他就已經在空氣懸架理論和設計方面發表了幾篇有影響的論文。 文革開始後,研究所的工作幾乎完全停頓。由於家庭有海外關係,在四清運動、文革運動中,郭孔輝都是挨整的對象。 他白天在單位接受批判,晚上回家繼續寫研究心得。有時候睡到半夜,靈感乍現,他會突然坐起來,打開燈,把自己的想法寫在筆記本上。 有段時間,郭孔輝被下放到農村勞動,他一個人住在荒郊野外,晚上都能聽得到狼叫聲,但他依然不忘研究、思考,厚厚的筆記做了好幾本。

叔叔是大馬首富郭鶴年 中國「最富有」汽車工程院士 不做富二代 放棄繼承億萬家產

那段時間,海外郭氏家族的生意做得越來越大,他的兩個弟弟先後出國,投奔在馬來西亞的父母。 1971年,一汽接受了個任務,要開發新一代「紅旗」轎車。轎車廠的同志希望郭孔輝幫助他們解決「紅旗」轎車的高速操縱性問題。這是一塊燙手的山芋,當時國內沒有人搞得懂,技術難度很大。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 1958年,我國第一輛國產高檔轎車「紅旗」正式下線,1964年10月1日起,紅旗轎車正式被定為國賓用車,但它的表現卻有點令人失望,就是在高速行駛時,一加速它的穩定性不好,難以控制方向。 這問題交給郭孔輝想辦法解決,他當時很猶豫,因為五年前研究所里也有一些同志提出要研究汽車操縱穩定性問題,可剛剛收集了半年多的文獻資料,正趕上『四清運動』,把它作為三脫離的資產階級科研路線的代表,而被批倒批臭。

事隔五年,文革比「四清」來得更猛,汽車操縱穩定性這項研究不僅難度大,更擔心的是整治風險。

叔叔是大馬首富郭鶴年 中國「最富有」汽車工程院士 不做富二代 放棄繼承億萬家產

但人活著總是要有使命感的,郭孔輝最終還是排除一切顧慮,接下了這項艱巨的任務。 1972年,郭孔輝母親再次回國,她知道國內的環境不好,擔心兒子有個三長兩短,於是拉著兒子的手,含淚勸道:「孔輝,下決心跟我走吧,那邊需要你」。 可結果呢,還是她老人家一個人傷心地回了馬來西亞。 從那以後,郭孔輝把全部的時間和精力,都投入到汽車操縱穩定性、平順性、制動與驅動穩定性以及輪胎力學等學術領域的攻關上。

後來有記者採訪他,問道:您如何能面對優越的條件不動心,而在國內還要飽受「運動」之苦,換成別人,可能早就出國走掉了。 郭孔輝淡然回答道:這可能就是人的本性,可能國外的生活是比國內好,但我比較重視自己的事業,覺得既然做了就要做出個結果來;我對自己的專業非常有興趣,出去就是要做生意了。實際上,人也是有慣性的,我沒有想太多,就覺得自己有興趣天天做研究,琢磨課題。另外,出去也有許多麻煩,首先手續就不好辦,我就不願意這麼麻煩,也比較安於現狀,覺得只要不再受折磨,有一個研究的環境就行了。事實上那時候挨整、受苦也習慣了。 這樸實的回答,不由得不讓人感動。 在文革還未結束時,郭孔輝的這項研究遇到的巨大困難可想而知。 所謂高速試驗,就是讓汽車以最少140公里/小時的速度行駛,並且進行轉彎測試。由於沒有專業的高速測試場地,轎車的問題根本無法暴露,郭孔輝就日夜兼程帶人勘測場地、仔細研究,希望能夠儘快找到突破的辦法。

內容未完,請按「第2頁」繼續閱讀
司馬懿 • 2K次觀看
司馬懿 • 360次觀看
司馬懿 • 1K次觀看
司馬懿 • 520次觀看
司馬懿 • 260次觀看
司馬懿 • 40次觀看
司馬懿 • 40次觀看
司馬懿 • 20次觀看
司馬懿 • 10次觀看
司馬懿 • 10次觀看
司馬懿 • 30次觀看
司馬懿 • 20次觀看
司馬懿 • 20次觀看
司馬懿 • 40次觀看
司馬懿 • 2K次觀看
司馬懿 • 0次觀看
司馬懿 • 240次觀看
司馬懿 • 10次觀看